Zhiming Chen

Zhiming Chen
 photo

陈志明博士为蒙特利尔大学政治系助教授,研究包括中国政治与外交关系、亚洲及全球安全、国际关系理论和大战略等领域。

Zhiming Chen is Assistant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Montreal. He researches on Chinese politics and foreign policy, Asian and global security, 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grand strategy.

哈珀访华的惊和喜

December 3rd 2009
1


哈珀访华一行受到了多方的高度关注,一言一行,举手投足,皆是万众瞩目,议论纷纭。加国大众,特别是加国媒体最关心的莫过于哈珀此行所带来的成果。政府发言人在哈珀出发前对此却语焉不详:这边厢才说不要对此次访问给予太高的期望,那边厢又说哈珀会给大家带来一些惊喜。因此上,加国民众和媒体都聚焦北京,好奇和关心哈珀究竟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正当大家都期待各种合约都在犹抱琵琶半遮面后显示庐山真面目时,北京传来的消息当真是又喜又惊。喜者,中国和加拿大签订了四个双边合作文件,其中包括加拿大期盼已久的旅游目的地(ADS)协议;惊者,中国总理温家宝竟然当着全世界的面教训和数落哈珀,大出意料之外。于是乎加拿大一众媒体对此议论纷纷,什么协议与合作的消息似乎反倒成了陪衬和花边新闻了。温家宝总理究竟说了什么,以致于让加拿大媒体这么沉不住气? 温家宝对哈珀说的原话是:“这是你首次中国之行,也是近五年来中加两国总理的第一次会晤。五年的时间,对于中加关系来讲确实太长了。因此有的媒体讲,这是一次来迟的访问。”... 

奥巴马访华的成果

November 18th 2009
0


刚刚结束的奥巴马访华活动受到万众瞩目,人们的期待和评价各不相同,众说纷纭。那么,奥巴马这次访华究竟取得了什么成果?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次此奥巴马访华时的姿态和身段都比过去的美国总统要柔软,并不那么盛气凌人和咄咄逼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教训人的样子。这跟奥巴马本人的亲民形象以及他上台以来强调通过对话与合作来解决问题的政策方针是一致的,并不只是对中国有所区别对待。在到中国之前的访日期间,奥巴马与日本天皇见面握手时对其鞠躬敬礼的行动甚至在美国引起保守主义者的强烈批评。当然,奥巴马的和缓姿态,对于增加中美两国之间的情感是有所帮助的,也使得双方的会谈得以更加顺利地进行。 奥巴马这次访华的主要目标有两重:战略互信和具体问题的解决。在具体问题的解决方面,双方并没有重大突破。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分歧依旧存在,经济,贸易和货币上也基本上是各说各话,说的好听是求同存异,说的难听是各怀心事。事实上,期待一次访问就能解决这些问题是不太现实的,所以即使双方没有在技术层面上有重大突破,也不能说访问是失败的。如果访问有什么成果的话,主要是在培养战略互信方面。 冷战后,中国的崛起使其成为在可预见的将来唯一一个能够强力挑战美国全球地位的国家,而专家学者和战略家频频预测中国会在不久的将来在经济总量上赶超美国。历史上当德国两度赶超当时的霸主英国时,德国的挑战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现在很多人,特别是美国人不免会担心中国赶超美国时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有人屡屡提出中美必有一战的原因。当然,大家也都知道,两强相争很可能会导致两败俱伤的后果,美国当然也是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形的出现。因为,到头来鹬蚌相争,渔人得利。但问题是如何避免两次世界大战历史在中美之间重演?关键的是双方要有战略互信,让双方都能消除猜忌,准确评估对方的意图,心平气和地解决双方的分歧。 奥巴马这次访华,想要给中国带来一个保证,也想从中国带回一个保证。对于中国来说,美国的市场以及它在国际政治军事上的影响力都决定中国的发展与之息息相关,所以希望美国能明确地保证不会对中国进行围堵来阻挠中国的崛起。在这一点上,美国在一系列的互动过程中逐渐对中方的这一需求加以确认,并不断通过各种渠道来向中方传达美国的善意。奥巴马的这次访华就是这些行动的延续和发展,试图在战略上与中国建立一个更深层次的互信,为以后两国的互动铺平道路。对于美国来说,接受中国崛起的战略保证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中国要和平地融入现存的世界秩序当中,而不是对其进行挑战和修改甚至推翻。自从克林顿政府以来的对华接触战略就是这一思路的体现。所以说,奥巴马是想通过给于中国一个接受其崛起的保证,来换回其一个和平融入世界的保证。 中国随着其势力的增强,在国际上所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当然也不甘心于单纯的接受现存的国际秩序。奥巴马之前的美国政府提出了要中国当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 

柏林墙倒塌和中国的统一

November 8th 2009
0


柏林墙倒塌所带来的德国重新统一,基本上是采取东德并入了西德的模式。虽然东德是原社会主义阵营中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是与西德仍然有很大的差距。为此,为此统一后的德国政府对原东德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投入,以缩小东西部之间的差距。仅在2006年到2008年期间,投入就达到了600亿美元之巨。我1999年在柏林的时候就住在勃兰登堡门旁边的前东德国宾馆,众多的建设项目使东柏林象是一个大工地。这些重建措施让德累斯顿和莱比锡等东部大城市得到了新生,但是这些城市以外的地区却经历了普遍的衰退。东部的人均经济活动水平今天仍只有西部的70%左右。主要的问题在于东部年轻和受教育的人口大规模向西部流动。柏林墙倒塌以来,大约一百七十万人向西部迁徙,占东部总人口的12%左右。而且这一趋势还在继续。有些城镇二十年来已经失去其人口的40%多。移民主要是要寻找更多和更好的工作和教育机会。东德的失业率仍然是西德的两倍,在一些地区,20到30岁的女性人数剧减30%多。所以,东西德之间有很多地方还是统而不一。要真正达到东西部平行均衡地发展,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柏林墙是冷战的象征,冷战是二战的延续,而二战又是一战的延伸。所以,柏林墙的倒塌,象征着二十世纪的人类大规模冲突的正式结束,促进了苏联东欧阵营的瓦解。柏林墙倒塌以后的二十年间,世界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格局有两大变化:美国的一极霸权和欧盟的崛起。本来北约在欧洲的目标是要把俄国人拒之门外,让美国人有立足之地,使德国人无翻身之日... 

哈珀访华的时机与意义

October 31st 2009
0


加拿大政府于10月28日宣布,哈珀将于今年12月2至6日访华。这是哈珀于2006年上台以来在中加关系经历重重波折以后的“破冰之旅”。自从哈珀于2008年连任时承诺访华以来,总有一种“但闻楼梯响,不见玉人来”的感觉:访华时间表几度难产,外交顾问与行政领袖公开的意见分歧,表达访华意愿后却不能确认是否被邀请,等等不一而足。这次终于成行,人们自然会关注此行的时机与意义。 那么哈珀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访华呢?其实为了这次哈珀访华,加中双方已经进行了长时间周密的准备。一方面,加拿大为此已经派出18个部长级代表团访华,其中包括贸易部长戴国卫(Stockwell... 

途穷智短还是一箭双雕?

October 17th 2009
1


陈水扁为停止羁押而使出浑身解数,但是在本月16日注定又一次大失所望,因为针对陈所提出的释宪要求,台大法官会议裁定,台北地院将陈之四大贪污案移给之前单独审理国务机要费案的法官合併审理的做法并没有违宪。虽然此案将进入二审,而对其最终结果仍无论断,但是在此案过程中陈水扁的所作所为以及其原属的民进党的政治对应都将带来深远的政治后果。 本来,搞街头群众运动出身的民进党以操纵台湾族群矛盾和挑动两岸冲突擅场,在其执政期间,从抹红国民党到去中国化再到以公投绑大选等所作所为,皆是建立在同一个前提下:即本土的民进党比国民党这个外来的政党更加能够代表和维护台湾人民的利益。正是在这个大前提下,民进党企图以民意为由朝着独立建国的方向“大跃进”。护照加注台湾以及以台湾的名义加入联合国,都是这一逻辑的延伸。而且这一逻辑成为了戴在国民党头上的紧箍咒,使得国民党对民进党的很多政治操作不得不亦步亦趋,在民进党提出“公投入联”后只得提出“公投返联”。但两党的主张还是有交集的,那就是台湾的独立主权,即使双方有时对这一主权实体的认知并不完全一样。毋庸畏言,民进党政权的合法性(legitimacy)也是建立在维护台湾主权这一基础上的。也就是说,国民两党之争实为一场谁是台湾主权最有力的维护者之争。 如前所述,民进党对其自身合法性的陈述很大一部分基于其宣称的本土性质。这一论述在民进党执政期间登峰造极,以至于谁质疑民进党当局政策的正确性便被当作是质疑民进党的正当性,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就给质疑之人贴上“中共同路人”的标签,其荒唐程度几乎与大陆的文革期间的做法遑不相让。时过境迁,陈水扁及其家属因为贪得无厌而锒铛入狱,民进党当初的廉洁牌坊也轰然而倒,硕果仅存的也就是本土化这一根基了。由于陈水扁“台湾之子”的本土身份象征,以及其在台独势力当中的影响力,民进党基于生存需要而务必保存其最后的合法性基础,不能也不敢与陈水扁进行切割。虽然害怕被其贪腐形象而拖累,但是切割以后却更是一无所有了。因此便不断地藉着保护陈水扁人权的理由,不时地对其进行不痛不痒,底气不足的声援。归根结底,还是陈水扁仍然有利用的价值。 可是民进党这种三心二意的声援在陈水扁看来只不过是一种敷衍了事的姿态,深感被民进党抛弃,在对民进党各大派领袖进行鞭挞一番后,不得不采取所有措施,使出浑身解数,以脱牢狱之灾。于是乎便有了天方夜谭般的状告美国总统和美国国防部长的闹剧,声称其执政期间实为美国代理台湾,台湾主权实在美国。这一言论在台湾顿然掀起轩然大波。这一来,就连民进党也不敢照单全收,因为如果民进党也和陈水扁一样认为台湾的主权是“将来式”的话,那么国民党的“台湾主权现在式”就更有吸引力,同时也会让人们认为,民进党执政八年期间所主张的台湾主权其实是在自欺欺人,那么其仅存的合法性也就会荡然无存了。 那么陈水扁是否真的途穷智短,被牢狱之灾逼疯了呢?远非如此,此举乃一箭双雕之计。当然,在算定不能靠民进党的支援来免除牢狱之后,陈水扁想利用其他途径来摆脱困境的想法肯定是有的,但这并不是其动机的全部。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因为在执政八年以后,陈水扁了解到通过维持中华民国的主权主张并不能真正达到其独立建国的政治目标,因为正如其所说的,“在他担任中华民国总统8年期间参与运作时,常常感觉有“神秘力量”在后面同时运作”。也就是说,很多事情他感到处处掣肘,承受来自中华民国历史传承的限制,来自北京政治军事和经济的压力,尤其是来自华盛顿对台北的束缚。这样一来,只要不能摆脱华盛顿的束缚,台独建国的希望就只能是水中花,镜中月,可望而不可即。正因如此,“台湾主权在美国”的主张不但打破了中国民国的历史藩篱,而且可以使台湾问题重新正式变成中美两国之间的问题,由北京和华盛顿来进行直接交涉,这样就迫使华盛顿作出重大的战略选择,而放弃迄今为止的“模糊战略”。当然,这一策略的前提是美国不会坐看北京囊收渔人之利,必定会明确承诺保护台湾。试想一下,送到口的肥肉,又岂容他人抢夺?其次,陈水扁借此也可以狠狠地刮民进党的一巴掌,以报该党忘恩负义之仇。如果连陈水扁都说台湾主权在美国,那么民进党又怎么能够继续宣称台湾在其执政期间是主权独立的呢?可见欺人已甚之至矣。怪不得民进党要员纷纷与该立场撇清关系,说民进党与陈水扁的认知有所不同。否则,一旦连本土主权这一最后的合法性都丧失了的话,那么,民进党的末日也就为期不远了。 只是在诉讼于美国被连续驳回以后,如今又被裁定继续羁押,陈水扁接下来的动作和表现,就可以让人判断他是否也会走到真正的途穷智短的地步了。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