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专访:加中能源关系 Canada-China Energy Relations

August 19, 2012     
12 people like this post.

专访加拿大阿尔伯塔省能源厅亚洲高级顾问姜闻然:加拿大需要能源伙伴多元化

2012年07月23日
第一财经日报
  张萌 李东超

  [ 现在的中加美三边关系是比较健康的,美国对于中加关系的迅速发展没有设置什么阻力,中加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进一步加深彼此之间的关系 ]

  世界上恐怕只有两个国家可以称得上地广人稀且资源富足,一个是俄罗斯,另一个是加拿大。巧合的是,两个国家南边接壤的邻国却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能源消费国——中国和美国。只不过,这两对资源国和消费国之间的关系却有着天壤之别:俄罗斯恶劣的投资环境和它的资源富足程度一样著名,加拿大却在因与美国的关系太过紧密而担心成为美国的“能源殖民地”。也许新的能源关系的排列组合,可以为供需双方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

  当前的中国-加拿大双边关系相较于2006~2008年有了很大改善。从中国对加拿大的投资来看,自中加建交以来,中国对加拿大的投资累计达到了440亿美元,而其中130亿美元都是2009年以后发生的。而加拿大总理哈珀自2012年2月访华以来,双方签署了更多的合作协议,中加之间的合作关系得到了进一步的保障。

  国际形势在双方对彼此的兴趣方面也有所促进。近来,随着地缘局势的缓和和生产增加、需求不振,世界原油(96.21,0.61,0.64%)价格处在下降通道,美国WTI价格更是跌破了80美元/桶。作为能源需求方的中国,是否能利用好这个时机拓展自己的海外投资,摆脱“买什么什么涨的”尴尬境地?作为能源供给方的加拿大,是否会更有动力吸引中国资金和劳动力来开发其巨大的能源资源储藏?带着这些问题,《第一财经日报(微博)》记者在加拿大-中国投资者论坛上,专访了加拿大阿尔伯塔省能源厅亚洲高级顾问、加拿大-中国能源及环境论坛项目总监姜闻然博士。

  第一财经日报:哈珀刚上台的一段时间里对华不太友好,以至于有人认为加拿大错过了中国海外能源投资的热潮,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姜闻然:对于哈珀政府的头三年,即2006到2009年,中加双方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加拿大没有很好利用中国机会。那时加拿大和全球的经济形势较好,再加上哈珀团队对华没有经验,因此这个期间中国对加拿大的投资基本上没有。

  这个情况到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后出现了变化。经济危机之后,美国、欧洲对加拿大的投资大量减少。而国内因素也同样影响着哈珀政府的对华政策走向。

  从2009年开始,哈珀执政团队的经验越来越丰富,他们也认识到在全球市场范围内中国需求对加拿大的重要性,不和中国接触是行不通的。

  日报:加拿大国内因素对中国在加投资有很大影响吗?

  姜闻然:我认为在政治层面上,加拿大对华政策已经稳定了,今后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

  而从去年以来,美国因素也间接推进了中加关系的发展。原来加拿大的油气资源基本全部出口到美国,但随着美国国内页岩气供给的大量增加,美国对加拿大的能源需求降低了;而且美国市场的价格本就低于国际价格,而加拿大对美出口价格还要在这个基础上打个折扣。从这个角度看,美国因素对加拿大的打击较大,这使得加拿大从上到下都认识到不能再完全依赖美国市场。加拿大需要能源伙伴的多元化。

  日报:中国在加拿大的投资风险有多大?

  姜闻然:和一些资源型发展中国家不同,加拿大是政治稳定的发达国家,有着严格的法律制度,这就意味着外国投资会受到更好的法律保障,投资的风险低。而按照现在的加拿大投资法,审批标准已经从原来的3.3亿加元提高到10亿加元,也就是10亿加元以下的投资不用审批。

  现在的问题在于,一些地方团体和居民对外国投资有所疑虑。比如很多环境保护运动在反对北方门户(NorthGate)管道的建设;修管道时可能会影响到原住民的保留地,所以原住民也反对,而他们有权力阻止管道的建设,这就需要在其中协调一些商业利益,加拿大联邦和地方政府会在这一过程中起到促进作用。

  日报:美国和加拿大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对加拿大能源外运会有限制吗?

  姜闻然:美加的双边协议NAFTA已经签订了约20年,签订的时候出于对能源供给短缺的担忧,协定对加拿大的能源向非美国家出口做出了一定限制。但加拿大现在的市场规模这么大,资源和能源的剩余这么多,美国也不会面临能源短缺的问题,因此我们出口能源不会被NAFTA所限制。

  现在的问题反过来了,是加拿大的能源该怎么销售?从未来10年加拿大的能源开发计划来看,加拿大的资源和能源是美国单独吸收不了的,因此我们要开发新的市场。加拿大寻找的是“需求安全”,中国寻找的是“供应安全”,双方互补的潜力很大。

  日报:中国在加拿大的投资,比如油砂,只要在10亿加元以下,就可以生产出来直接运回中国吗?

  姜闻然:市场行为是这样。但加拿大生产油砂——即使是中国投资的,也没有运到中国,因为没有管道。现在只有从阿尔伯塔省到温哥华的一条南部管道,运能是30万桶/天。现在规划的北方门户运能是52.5万桶/天,但就像刚才说的,受到了来自原住民的阻力。南部管道计划要从30万桶/天扩展到2017年的80万桶/天,不过也遇到了一些阻力。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加拿大如何在基础设施方面跟进,会对中国在加拿大的进一步投资产生一定影响。

  我们在4月份跟中国三大石油公司进行了商谈。中方明确表示,下一步再投资的话,希望加拿大在基础设施上要尽快加速。虽然现在的油是运到美国的,中国将来至少希望能有运到中国的选择。

  日报:加拿大的铀矿也可以出口吗?

  姜闻然:铀矿也是要出口的。在哈珀总理今年2月访华时,当时加方专门负责铀生产的Cameco CEO也随同到访中国,中加之间签订了一个相关的铀矿开发协议。今年萨斯克切温省第一件跟进的事就是和我谈下一步具体要怎么做。我和萨省的能源和资源部长以及负责铀矿的部长开过会。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在政治上原则上是可以出口的,但如何开发和运回还没有商定,也就是说如何在商业上落实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日报:美国对中加能源资源合作怎么看?美国会阻碍中加合作吗?

  姜闻然:两个星期前,我们还和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在美国国会山举办了加美商会论坛,一个很重要的议题就是讨论美国对中加能源合作的看法。

  我感觉最近几年美国对加拿大与中国能源合作的态度可以说是“放轻松了”。我跟美国的参众两院、政府方面有过沟通,他们大体上并不紧张。他们知道美国国内的能源供应正在增加,而加拿大的能源生产会过剩。所以按照市场行为,加拿大当然要寻求对中国的出口。

  从战略角度上看,现在的中加美三边关系是比较健康的,美国对于中加关系的迅速发展没有设置什么阻力,中加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进一步加深彼此之间的关系。中国对加拿大能源资源的投资明显比美国高,这个势头应该继续保持下去。

  我觉得,美国甚至应该向加拿大学习。加拿大逐渐认识到中国不是洪水猛兽,美国也应该同样认识到。我们在美国国会山开会的时候,就有华为的代表在那里。但美国偏偏不允许华为进入美国市场,认为华为和中国军方有关系。加拿大是允许华为进入的。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The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is blog are personal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the views of Global Brief or the Glend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Share and Enjoy:
Print This Post | Send to a friend








Spam Protection by WP-SpamFree

<< back to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