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新世纪》采访 Interview with Caixin

November 23, 2011     
19 people like this post.

财新《新世纪》对我就加中能源关系的采访:

巨资投向加拿大 三桶油砂里淘金

2011年11月14日

财新《新世纪》记者 王小聪 | 文

外观似砂状蜜糖,储量丰富,主要蕴藏于美洲,这就是非常规原油——油砂。油砂实质上是一种砂、粘土、沥青和水的混合物,提炼开发成本高,也被环保人士鄙称为“脏油”。随着近些年国际油价稳定在每桶80美元以上,“脏油”正赢得越来越多的中国石油公司的青睐。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加拿大油砂的投资规模在1998年仅为15亿加元,到了2007年增长到181亿加元,十年增长了12倍。今年以来的中国石油公司海外收购交易中,加拿大油砂公司占据了半壁江山。

以目前的开采技术与成本而言,油砂并不确定能给中国公司带来多少经济效益。但无论从商业战略,还是从资源布局,甚或出于石油地缘政治的微妙关系考虑,抢占油砂领域的一席之地,已成中国大型石油公司的当下之重。但在平衡政治敏感关系、驾驭投资管理问题,以及应对环保方面的严苛管束等方面,中国公司仍然面临“走出去”的巨大挑战。

加拿大是世界石油储量排名第三的国家,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根据国际能源署2009年国别报告,加拿大的探明石油储量为1802亿桶,其中大约95%的储量来自于油砂,油砂多数位于阿尔伯塔省和萨斯喀彻温省。

2011年11月8日,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乔·奥利弗(Joe Oliver)在北京接受了《新世纪》的专访。他表示,加拿大目前的战略目标是多元化能源出口方向,而中国正寻求安全的能源供给和来源的多元化。“从投资商业角度,也从战略角度,中国企业都有充足理由投资加拿大。” 奥利弗说。

“三大油”出手

根据中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统计,截至2011年10月,2011年中国油企海外投资总额约为100亿美元,而去年是300亿美元。在今年这100亿美元海外投资中,有近半数投向了加拿大。

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冲着油砂而去:中海油7月以20.8亿美元收购了以油砂开采为主业的OPTI公司;5月,中石化投入46.5亿加元,从康菲公司手中买入加拿大Syncrude公司9.03%的股份;10月,中石化又以21.3亿美元收购加拿大日光能源公司(Daylight Energy)所有普通股。甚至中投公司都已涉足加拿大油砂:2010年5月,中投公司投资12.3亿加元与加拿大畔西能源信托公司(Penn West)成立了合资公司。

为何油砂如此受到追捧?油砂是一种重质原油,在开采时需要注入高温的水蒸气以降低油砂的粘度,才能提高流动性以便于采收。油砂制成原油,其成本要大大高于常规原油,因此只有在近些年国际油价稳定在每桶80美元以上时,油砂生产才有利可图。

针对油砂经济前景,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奥利弗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虽然从政府角度出发,不应预测未来的油价走势,但我们清楚知道未来全球对石油的需求将增长。国际能源署预测未来25年全球的石油需求量将增长36%,所以我们认为油砂是具有长期吸引力的投资项目。”

“的确,油砂开采成本比常规石油要高,我并不确切知道盈亏平衡点,但是以现在的油价,是能够做到盈利的。”奥利弗说。

中加能源交易,基本发生在政治关系回暖的2009年以后。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教授姜闻然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2006年加拿大新上任的保守党内阁班子不太了解中国,对中国有着意识形态方面的反感。但在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加拿大经济对中国的依赖性加大,而且随着几位加拿大部长访华,内阁班子对中国的印象好转,中加关系在2009年后渐趋紧密。

一位负责中加贸易工作的加拿大政府人士也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从具体操作层面来看,如果两国关系回暖,两国的互访机会也会增多,每次访问需要有经济上的成果,例如商业合同的签署,因此客观上也给中加能源合作提供了很多机会。

加拿大稳定的政治环境,增强了其对境外投资的吸引力。姜闻然透露,在他经常参与的中加能源会议中,越来越多的中国国有石油公司人士开始重新评估投资中东、北非的政治风险。“本来也知道有风险,但是经过今年这些地区的政治动荡后,就开始思考要把投资重点放在政治更为稳定的国家或地区。”姜闻然说。

今年10月,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曾经在中石油临时股东大会的间隙,谈到海外战略时向媒体表示,中石油未来将在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一些资源丰富、投资环境稳定的地区积极寻求合作机会。

此番奥利弗访华,除了参加2011年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也是为了推动中加能源合作。他在北京已连续会见了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中海油董事长王宜林等中国油企高层。奥利弗明确表示,加拿大目前正寻求能源贸易伙伴的多元化,其中重要的一个方向就是中国。

奥利弗介绍说,他不停地听到这些中国石油公司说加拿大具有投资吸引力。除了自然资源禀赋,加拿大的优势还在于税率是G7国家里最低的,监管系统全面而公正,政治环境稳定,对外资态度友好。

最新的交易数据反映了这一趋势——政治上相对稳定的美洲及其非常规油气资源,已经成为中国油企海外投资的重头戏。根据中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海外投资环境研究所院级专家吴谋远的统计,在2010年300亿美元的中国油企海外并购案中,有80%发生在美洲(北美和南美),这些海外交易以非常规业务为主,主要并购资产包括加拿大油砂、美国页岩气和南美深水油气项目。

中海油负责海外项目的人士透露,非常规油气投资目前还很难看到效益。只是从长期角度看,不管是锻炼队伍、增长经验,或是战略布局,都有必要先行试水。

不过,另一位国有石油公司内部人士则对财新《新世纪》记者分析称,中石化和中海油的高层刚刚换届,行政周期带来的投资冲动,与海外非常规油气资源较易购得等因素结合,是最近非常规油气资源交易井喷的原因,“这只是一个暂时性现象,不是长期趋势”。

微妙的石油政治

中国油企在加拿大油砂领域的投资,不仅涉及中加两国关系,还微妙地牵扯到美国。美国非常重视加拿大在其国家能源安全战略中的作用。目前,加拿大已经取代中东国家,成为美国进口原油的第一大来源国,大约占到美国进口量的20%。而对加拿大来说,其生产的油气有一半用于出口,而出口目的国单一地指向美国。

熟悉中国海外能源投资状况的姜闻然教授,已经不只一次被邀请到华盛顿做相关问题的陈述,最近一次是受到美国商务部的邀请。

他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加拿大西部的阿尔伯塔等省是油气生产重镇,而加拿大的输油管道全部是南北向,西部的油气只能向南输送给美国;加拿大目前还没有东西向的管线,其东部城市甚至需要从国外买油。

不过,一条目前处于规划中的管道,可能会改变加拿大未来的石油市场版图。“北方通道”管道(Northern Gateway Pipeline),是一项总投资为55亿美元的管道建设计划。这条管道由加拿大最大的管道公司安桥公司(Enbridge)提议建设,总长为1172公里,从阿尔伯塔省发端,直达加拿大西海岸的Kitimat港口,设计日均可输送52.5万桶原油。

这是一条东西向管道,意味着加拿大的原油将可直接到达太平洋的出海口,加拿大原油的出口地因此将大大多元化。中国油企对这条管道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据姜闻然介绍,安桥公司曾在2005年与中石油签订了20亿加元的备忘录,后来因为管道建设一直拖延,备忘录作废。而今年安桥公司成立了一项1亿加元的前期投资基金,期望找到10家公司一起投资建设管道。安桥公司高层披露,中石化已加入其中。

不过,这条管道进展缓慢。前述加拿大官方人士表示,管道要经过多个原住民部落,只要有一个原住民部落不同意,这条管道就无法修建。目前,这些原住民部落的酋长们担心管线会“不可避免”地出现石油泄漏,从而对他们的生活方式造成破坏。

“安桥公司有一个时间表,表示要在2016年开工,但实际了解这个项目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能在2017年或2018年开工就不错了。”他说。

不过,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奥利弗对此进行了反驳。他表示“北方通道”管道项目目前正在审查中,“有关这个项目进展不顺利的说法是不对的”。

“目前正按计划进行,大家可以拭目以待,并且我们相当有信心。”奥利弗表示,希望未来一年到一年半时间,能得出项目环评结果。

奥利弗还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说,管道建成后,“能把油砂拉到卑诗省的港口,装上船,运往中国。”
届时加拿大的原油不再单一性地输往美国,而是越过太平洋运往东亚,这是否会引起美国的忧虑呢?奥利弗表示目前还没有听到这种说法。“加拿大的石油资源目前多于美国现在的需求,我们现在也有往南通向美国的输油管道项目(Keystone)待批,希望能获得美国政府通过。目前两个管道项目互不抵触,我们希望两个项目都能获批。”奥利弗说。

从油砂走向常规油气

加拿大油砂市场高度市场化、大大小小的公司很多,没有一家占主导地位的国家石油公司。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加拿大石油生产者协会有100多家会员公司,这些公司为大型企业,其中约一半公司的控股股东为外国公司。而加拿大小型勘探和生产者协会(SEPAC)的会员公司则有450多家,几乎都是加拿大公司。

这些公司大多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因此,进入加拿大油砂市场,一般有两种方式:第一为并购、收购部分股权,第二是成立合资公司。

从中国公司在加拿大几起交易来看,基本以收购少数股权为主,例如中石化买入Syncrude公司9.03%的股份,中石油入股Athabasca油砂公司60%项目权益,中海油收购MEG能源公司17%股份。

一位中石化负责勘探开发科研项目的人士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目前中石化的海外交易战略思路有所改变,原来主要走自主开发生产之路,产生了一些不成功的交易,现在越来越意识到管理的难度和政治等问题的风险性,因此随着深谙海外并购业务的傅成玉入主中石化,中石化开始走合作参股的方式参与海外交易,好处是风险共担。

今年10月,中石化集团全资子公司中石化集团国际石油勘探开发公司,以22亿加元收购加拿大日光能源公司所有普通股,这起并购在姜闻然看来,至少有两个新的标杆意义。

首先,日光能源公司的主要资产不是油砂,而是常规油气,因此这起收购标志着中国油企开始涉足加拿大常规油气资产。其次,同以往收购部分股权不同,这次中石化是收购日光能源公司的全部股份。

以之前的中海油收购OPTI公司为例,虽然中海油是百分百收购OPTI公司,但是OPTI公司并无完全独立经营资格,OPTI公司与Nexon公司成立合资企业,各占35%和65%的工作权益,且Nexon公司为作业者。因此,这笔交易中,中海油只是收购了OPTI公司35%合资企业中的工作权益。

日光能源公司则不同,它拥有独立的作业资格。姜闻然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中石化对日光能源公司的收购,是中国公司首次百分百收购一家加拿大企业。目前加拿大各界对这个交易很重视,都在看加拿大政府是否会批准这项交易。
针对这一交易获批的可能性,奥利弗说他“无法预测”,因为交易要由工业部部长来决定;如果工业部部长认为这个交易对加拿大是净收益项目,则会建议审查通过。《加拿大投资法》(Investment Canada Act)要求交易相关方面需要证明交易能够为加拿大创造“净收益”。

“从过去的15年看,1200多起交易申请只有两起被驳回,其他交易均获通过。可以说,不获批是非常例外的事件。”奥利弗对中石化收购加拿大日光能源公司的交易审批,表示出相当足的信心。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The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is blog are personal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the views of Global Brief or the Glend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Share and Enjoy:
Print This Post | Send to a friend








Spam Protection by WP-SpamFree

<< back to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