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中“战略伙伴关系” II MY OP-ED IN TORONTO STAR

July 24, 2011     
11 people like this post.

screen-shot-2011-07-24-at-10445-pm

以下是我在多伦多星报上发表的评论:

点击读英文原文/Read the original English Op-ed in The Toronto Star

加中“战略伙伴关系” II
Sino-Canadian relations: ‘Strategic Partnership’ II

姜闻然

加拿大保守党新当选的多数党政府新任外交部部长约翰•贝尔德上周选择了中国作为他的第一次正式出访的目的地。作为斯蒂芬•哈珀总理上层小圈子中最强势的阁员之一,贝尔德向北京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中国已列入加拿大的外交政策的重要议程。

这一转变意义重大。 当2006年初保守党刚执政时,他们对北京采取了不理睬的态度。中国驻加大使等了七个月才得以第一次会见当时的外长彼得•马凯。哈珀政府停止了使用“战略伙伴”一词来描述两国关系。这一战略伙伴”关系是马丁•保罗的自由党政府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密切合作在2005年实现的特殊地位。渥太华取消了与中国的人权对话,说其机制没有实效,但也没有引入任何新的对话机制。

哈珀自己不仅拒绝实施任何前自由党总理克雷蒂安和马丁喜欢的“加拿大国家队”风格的中国访问,他甚至拒绝访问北京近四年之久,中断了与中国领导人的首脑互访外交。

作为与中国全面脱离接触的政策的结果,加拿大失去了在全球性问题上与中国联系的手段,为促进中国人民的人权进步贡献无几,同时加拿大在中国经济和贸易关系中的份额有所滞后(尽管双边贸易总额有所增长)。澳大利亚的人口仅超过加拿大的一半,但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贸易总额则是加中贸易额的近两倍。我本人对加拿大 - 中国能源关系的深度研究表明在2006年和2009年期间加中政治关系的冷漠与中国在加拿大的直接投资之间有着明显的对应关系。

2008年世界范围的金融危机,美国经济困境的日益深化,国内不断增长的批评和更加务实一些的哈珀政府终于意识到继续无视中国会进一步有损于加拿大的利益 。这实在是一个相当长的学习曲线。由2009年年底哈珀的首次中国之行,到去年夏季胡锦涛回访渥太华,两国关系最终恢复到了2005年“战略伙伴关系”的状态。

foreign-minister-john-baird-centre-with-ambassador-david-mulroney-and-chinese-foreign-minister-yang-jiechi-last-week-in-beijing-july-18-2011
Foreign Minister John Baird, centre, with ambassador David Mulroney and Chinese Foreign Minister Yang Jiechi last week in Beijing (July 18, 2011)

但应该给予肯定的是,哈珀内阁自2009年以来对北京的新政策较为一致:加拿大希望与中国建立紧密的经济关系并欢迎中国在加拿大进行有利于加拿大的经济和创造就业机会的各项投资。中国的大型能源和资源公司对哈珀政府新的基调予以积极回应,仅去年一年就在加拿大投资140亿美元。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这种趋势今年在继续。中国投资公司是强大的中国的主权基金投资机构,有300亿美元的基金。该公司今年年初选择了多伦多作为其第一家海外办事处。虽然EnCana公司和中石油的一个54亿美元的页岩气项目没有成功,中国在加的其他大型投资相继得手,包括上星期三公布的中国国家海洋石油总公司总拆资2.1亿美金对加拿大Opti公司的收购。

如果加拿大与中国在过去两年积极接触的记录显示了任何迹象,那就是一个友善的政治背景,是一个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必要条件。但它不是一个充分的条件。

现在,贝尔德外长已经采取了积极主动的做法,有希望将双边关系推进到一个新的时代。中国一号在逃犯赖昌星长达11年之久争取留在加拿大的种种努力终于走到了尽头。赖昌星已被遣送灰中国,这将消除加中关系中的一个痛点。刚刚结束的联邦及各省总理联席会议进一步把对华关系作为加拿大经济外交的主要重点,并承诺所有省长在一年之内组团访问中国。

这些积极的措施必须伴随着一项长期的对华战略。这一战略需在在联邦和省两级,以及在私营部门加以计划和落实。加拿大举国上下应当加大对中国的崛起的讨论力度。亦应对中国在加拿大的投资利弊,以及如何有效地促进与中国在人权方面对话等问题加以更深度的探讨。

当贝尔德承认最好的是与中方直接讨论人权问题,而不只是坐“在家里抱怨”,他是正确的。但他应该以具体的措施来辅助与北京在人权方面“坦诚的讨论。”渥太华不应把贸易和人权视为互相排斥的目标。一个有远见的,没有意识形态和党派偏见的对华战略可以使加拿大更有效地同时追求贸易和人权目标。

姜闻然是阿尔伯塔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及加拿大亚太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他的近作是《巨龙重返:加拿大与中国的能源安全》(The Dragon Returns: Canada’s in China’s Quest for Energy Security)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The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is blog are personal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the views of Global Brief or the Glend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本文被明报于7月28日全文发表:

c-c-mingbao

Share and Enjoy:
Print This Post | Send to a friend








Spam Protection by WP-SpamFree

<< back to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