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ran Jiang

Wenran Jiang
 photo

姜闻然博士为阿尔伯塔大学麦克塔格特讲座教授,曾任该大学中国学院院长。姜博士也是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他研究中国内政外交、中加关系、东亚政经和能源安全等问题。 他的专栏及观点常见于全球主要媒体。

Wenran Jiang is Associate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Mactaggart Research Chair and former director of the China Institute at the University of Alberta, and Senior Fellow of 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 Dr. Jiang has written extensively on China, Canada-China relations, East Asia and energy issues and his views appear regularly in the world media.

新浪专访:加中能源关系 Canada-China Energy Relations

August 19th 2012
0
12 people like this post.


专访加拿大阿尔伯塔省能源厅亚洲高级顾问姜闻然:加拿大需要能源伙伴多元化 2012年07月23日 第一财经日报   张萌 李东超   [ 现在的中加美三边关系是比较健康的,美国对于中加关系的迅速发展没有设置什么阻力,中加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进一步加深彼此之间的关系... 

财新《新世纪》采访 Interview with Caixin

November 23rd 2011
0
18 people like this post.


财新《新世纪》对我就加中能源关系的采访: 巨资投向加拿大 三桶油砂里淘金 2011年11月14日 财新《新世纪》记者 王小聪 | 文 外观似砂状蜜糖,储量丰富,主要蕴藏于美洲,这就是非常规原油——油砂。油砂实质上是一种砂、粘土、沥青和水的混合物,提炼开发成本高,也被环保人士鄙称为“脏油”。随着近些年国际油价稳定在每桶80美元以上,“脏油”正赢得越来越多的中国石油公司的青睐。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加拿大油砂的投资规模在1998年仅为15亿加元,到了2007年增长到181亿加元,十年增长了12倍。今年以来的中国石油公司海外收购交易中,加拿大油砂公司占据了半壁江山。 以目前的开采技术与成本而言,油砂并不确定能给中国公司带来多少经济效益。但无论从商业战略,还是从资源布局,甚或出于石油地缘政治的微妙关系考虑,抢占油砂领域的一席之地,已成中国大型石油公司的当下之重。但在平衡政治敏感关系、驾驭投资管理问题,以及应对环保方面的严苛管束等方面,中国公司仍然面临“走出去”的巨大挑战。 加拿大是世界石油储量排名第三的国家,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根据国际能源署2009年国别报告,加拿大的探明石油储量为1802亿桶,其中大约95%的储量来自于油砂,油砂多数位于阿尔伯塔省和萨斯喀彻温省。 2011年11月8日,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乔·奥利弗(Joe... 

对台军售 My op-ed in NYT on US arms sales to Taiwan

October 3rd 2011
0
10 people like this post.


以下是我在纽约时报辩论专栏 ROOM FOR DEBATE 上发表的关于美对台军售的评论 美国应当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吗? 美国不顾中国抗议,批准对台湾出售58亿美元的武器。后果如何? Should the U.S. Keep Selling Arms to Taiwan? The U.S. approved a $5.8 billion arms sale to Taiwan over... 

与中国之崛起长伴左右 US-China Relations

September 2nd 2011
0
9 people like this post.


与中国之崛起长伴左右 英文原文/Originally published in Project Syndicate as A Long March with China 姜 闻然 2011年8月30日 发自北京——美国副总统乔·拜登最近的四日访华行程最终高调收尾。他向中国领导人保证虽然最近遭到降级,但美国一定会为自身所有债务负责。他还热情地谈到中美两国的相互依存关系,同时还带来了自己学习中文多年的孙女,希望她未来能在两国之间牵线搭桥。 但在宾主笑脸相迎,推杯换盏的背后依然存在着一系列严重问题以及理念差距,不断撕裂着两个世界大国之间的关系。 首先呈现的往往是所谓态度问题。对于那些以负面眼光看待中国崛起的人来说,这个国家简直是日益骄横:首先在对日东海主权争议上转趋强硬;随后又在南海诸岛主权问题上与诸多邻国对峙;还在美国国防部长访华期间展示自行研制的隐形战机;其第一艘航母正在进行海试,并可能借此在印度洋地区建立海军基地。甚至连某支中国篮球队与到访美国队之间的殴斗都被视为中国咄咄逼人的佐证。 另一方面,许多中国人则认为美国患上了目空一切的超级大国综合症,而且已经病入膏肓。在这些中国人眼中,美国人自己的政府办事不力,却坚称自身政治和金融系统世界第一,以模范自居。这个国家早已负债累累,却无法停止消费和借钱。其制造业竞争力辉煌不再,却把造成巨额贸易逆差的原因归咎于他人。同时在中国人眼中这个全球唯一的军事强权极端好战,整天忙于干涉他国内政。 接着出现的则是信任问题。那些批评中国的人认为所谓“和平崛起”的说法根本不可信,因为该国拥有一个不民主的一党制政治系统。与此观点并列的则是一个零和博弈的世界观,认为中国不断扩大的世界经济份额或者势力存在必然会以美国或者其他大国的利益为代价。任何中国军事行动都被描述成必须被遏制的侵略扩张行为。而西方政治家采取的任何举动(比如拜登访华)都会当即遭到质疑并被扣上巴结独裁者的帽子。 同样,对于那些对美国意图疑心重重的中国人来说,阴谋论总是有市场的。他们觉得美国这个日薄西山的超级大国正在想方设法用经济,军事和外交手段阻止中国崛起。所有对人权和民主的讨论都是妄图妖魔化中国的烟雾弹。对台军售,藏独势力以及各类“颜色革命”都是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势力背后资助的,而且唯一例外是为了削弱中国。 尽管经历了数十年的密切交流,每年都数百万美国人,欧洲人和日本人以及中国人频繁到访对方的国家,双方却依然带着有色眼睛看待对方。不断提升的相互依存度仍然无法令双方在某些最基本问题上达成更深的了解。 对此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表达了中方的忧虑:“我认为重要的问题是:中美两国是不是敌人?我们要走向战争吗?我们在准备要和对方开战吗?”而拜登一方面重申美方并不视中方为敌,另一方面也暗示傅莹的担忧并非无中生有,认为最坏的情景莫过于因互相之间的误解而引发意料之外的冲突。 因此对中国及其邻国,还有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来说,最关键的问题不是中国将在未来几十年内部署多少航母、导弹,潜艇和战斗机,而是中国将如何运用新近获得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去实现其内政外交政策——以及这些世界大国如何防止因为意外或者误解而互相伤害。 如果要成功应对着些挑战的话,唯一的方法就是在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实现积极,持续和坦诚的相互了解。中国经济必将继续增长;中国军队也将继续迈向现代化;而中国人民也将继续团结在大国崛起的理想之下。西方的那套冷战对抗和遏制政策必将遭到中国人的强烈反抗,... 

加中“战略伙伴关系” II MY OP-ED IN TORONTO STAR

July 24th 2011
0
10 people like this post.


以下是我在多伦多星报上发表的评论: 点击读英文原文/Read the original English Op-ed in The Toronto Star 加中“战略伙伴关系” II Sino-Canadian relations: ‘Strategic Partnership’ II 姜闻然 加拿大保守党新当选的多数党政府新任外交部部长约翰•贝尔德上周选择了中国作为他的第一次正式出访的目的地。作为斯蒂芬•哈珀总理上层小圈子中最强势的阁员之一,贝尔德向北京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中国已列入加拿大的外交政策的重要议程。...